两个耳光,黄金荣为何就打丢青帮帮主的地位?黄金荣_西陆网

两个耳光,黄金荣为何就打丢青帮帮主的地位?黄金荣_西陆网
这一日清晨,杜月笙吃罢早点,直奔祥乐大澡堂而去。他泡完了澡,躺在藤椅上,舒畅地享受着按摩师是“锤、揉、敲、松和掐”等的一条龙服务。杜月笙按摩一阵,忽觉口渴,他端起了周围藤桌上的白瓷茶杯,正要喝杯里的龙井茶,就见黄金荣的亲信顾嘉棠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进来,口中叫道:“杜老板,不好了,不好了,黄老板被一伙不明人物给绑走了!”(本文一切图片,悉数来自网络,感谢原作者,如侵略您的权力,请联络本号作者删去。图片与内容无关,请勿对号入座)杜月笙听顾嘉棠说完话,他的手一颤抖,白瓷茶杯“啪”地一声,掉在地上打碎了。黄金荣作为青帮的帮主,拉人绑票可以说干得比和尚念经都熟,但是风水轮流转,判官被鬼迷,他也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分。杜月笙匆促上车,回到三鑫公司,他一边叮咛账房预备一笔钱,以备不时之需,一边让手下的学徒们从速行动起来,必定要尽快打听出,到底是哪路不长眼的神仙,劫持了黄金荣。杜月笙安置完,他疾步来到三鑫公司门外,上了一辆人力车,急匆匆地道:“去黄府,能跑多快跑多快!”人力车夫穿街过巷,以120迈的速度,飞似地来到黄府的门口,杜月笙发现自己竟走在了顾嘉棠的前面。杜月笙刚刚来到林桂生的房前,就听到了张啸林的骂声:“卢筱嘉胆子太大,仗着老爹手里的枪杆子,胆敢劫持黄老板,我现在就领人杀上门去,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!”杜月笙听到了卢筱嘉三个字,忍不住心里打颤,卢筱嘉和孙科、张学良和段宏业一同,声称民国四大令郎,但话提到基础,卢筱嘉仅仅一个花花令郎,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,耍横持强泡女性,真实可怕的是他父亲,浙江省督军卢永祥。卢永祥手里不只有机枪大炮,更有七八万的枪杆子,黄金荣在上海的实力再大,也仅仅一个小探长,跟卢永祥这样的实力派,肯定是屎壳郎站在坦克前,彻底无法比。杜月笙开门走进林桂生的房间,他看着一脸愁容的林桂生,道:“林姐,黄老板终究被谁劫持了?”林桂生说道:“绑黄老板的人,便是卢永祥的儿子卢筱嘉!”杜月笙疑惑地道:“卢筱嘉走的是白道,黄老板走的是黑道,我们互相是非分明,卢筱嘉劫持黄老板终究想做啥?”张啸林恨恨地道:“还不是为了露兰春那个贱戏子!”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